首页 > 移民快讯 > 中国智库献策海外投资安全 美国从第四降至第14位

中国智库献策海外投资安全 美国从第四降至第14位

发布时间:2019-01-11 11:14:20

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对外直接投资国,但在对外直接投资迅速增长的同时,中国企业海外投资面临的外部风险也在显著提升。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10日在北京发布《中国海外投资国家风险评级报告(2019)》,对中国海外投资57个主要的目标国家进行风险评估,并针对如何更好地保护中国海外直接投资的相关利益给出建议。

在评级中,德国风险评级最优,继续保持第一位;风险最高的三个国家则是伊拉克、委内瑞拉和苏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新加坡最安全;而受中美贸易战等因素影响,美国从去年第四位下降至第14位。

自2017年以来,中国的外部环境不确定性逐步增强,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多次因东道国的政治、社会和经济风险因素而遭遇挫折。

例如,中国华信能源投资纽约精品投行Cowen,由于未能及时取得CFIUS(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批准而失败。蚂蚁金服收购美国汇款公司MoneyGram International的计划因未能满足CFIUS审查,在多次提交审查材料未果后宣告并购失败,并支付高额赔偿。泛海控股以27亿美元现金收购美国最大长期护理险公司Genworth Financial,但此项交易遭到CFIUS反对,虽然两家公司分别又重新向CFIUS提交了申请,但能否通过不容乐观。更令人担忧的是,2018年8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通过了《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这一法案可能导致中国企业对美投资的审查更为严格。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政治与经济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表示,鉴于当前的世界经济与政治形势以及未来变动趋势,中国的境外资产实际上处于巨大风险之中。而另一方面,中国较弱的境外利益保护能力与巨大的对外资产规模明显不相称。因此,做好风险预警,进而准确识别风险,有效应对风险,是中国企业提高海外投资成功率的重要前提。

对于如何更好地保护中国海外直接投资的相关利益,张明给出六点建议:

第一,中国政府应进一步推动和加快与欧盟的双边投资协定谈判;

第二,尽快建立市场化导向、激励相容的中资企业海外商会;

第三,设立中国企业海外投资案例库,以及在海外工作的中国企业家的制度化经验分享机制;

第四,中国企业可以考虑引入在当地具有影响力的合作伙伴,或者与在当地具有较公信力的第三方机构进行合作;

第五,企业应该强化其海外投资的社会责任;

第六,中国政府也应该注重规范本国企业的海外投资行为。

美国国家评级显著下降

此次评级报告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政治与经济研究所连续第六年发布,报告涵盖了对占2017年中国海外投资流量86%(不包括避税港)的57个主要目标国家的风险评估,包括德国、美国等16个发达经济体和阿联酋、俄罗斯等41个新兴经济体。从区域分布来看,美洲涉及6个国家,欧洲涉及15个国家,非洲涉及8个国家,亚太涉及28个国家。

该评级体系分为经济基础、偿债能力、社会弹性、政治风险和对华关系五大指标,其中对话关系指标为评估中国海外直接投资所面临的特定风险量身打造。

评级报告指出,总体来说,2019年发达国家评级结果普遍高于新兴经济体,海外投资风险较低。不过,与2018年的评级结果相比,美国的评级排名发生大幅下降,从2018年第四位跌至第14位。

究其原因,美国虽然经济仍然保持良好增长态势,但对华关系得分大幅下降,中美贸易摩擦、美国对中兴通讯进行制裁、台海问题等都导致中美关系不断恶化。而在2018年8月,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通过《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使得中国企业对美投资更加困难。此外,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引起美国社会持续分裂,使得美国的社会弹性得分有明显下降。

美国的投资风险上升最大

评级报告显示,在排名前16的国家之中,除了阿联酋(第13名)和波兰(第15名)之外,都是发达经济体。其中德国风险评级最优,继续保持第一位,澳大利亚、新西兰、韩国、新加坡紧随其后。

与2018年相比,发达经济体中,澳大利亚、韩国等8国相对排名上升,新西兰和加拿大等6国相对排名下降,其中,美国的投资风险上升最大,意大利和捷克的投资风险也有所上升;在新兴经济体中,相对排名上升的国家有20个,相对排名下降的国家有17个,其中,印度、墨西哥、乌兹别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投资风险增长较快,需要引起警惕;金砖国家中,印度下降了13名,俄罗斯和巴西分别上升了6和2名,南非不变。

评级报告指出,发达经济体的投资风险低于新兴经济体,但二者差距相比2018年有所缩小。根据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计,2018年至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率水平为3.7%,劳动人口增长率放缓和预期生产率增长乏力,将会是发达经济体中长期增长率下降的主要驱动因素。2019年,美国经济增长动力在扩张财政政策的刺激下将依旧强劲,但中美贸易摩擦会是一个强烈的不稳定因素,不论是对双方的经济增长,还是投资贸易合作都会产生负面影响。而2020年后美国财政政策刺激放缓,货币政策紧缩预期达到顶峰,彼时美国经济很可能将面临衰退。欧洲经济同样面临挑战:2018年上半年欧元区和英国经济增长乏力;同时“英国脱欧”问题否悬而未决也给欧洲经济带来不确定性风险。

“一带一路”成对外直接投资新增长点

值得注意的是,发达经济体的对华关系得分低于新兴经济体,并进一步下降。评级报告指出,美国由于其挑起了中美贸易摩擦,指责并进一步限制了中国对美直接投资,中国对美投资受阻程度和双边政治关系评分大幅下降,均为样本国家中的最低分。2017年中国对美国直接投资流量为64.25亿美元,同比下降了62.2%。

对新兴经济体来说,虽然除对华关系之外的风险指标和发达国家的差距依然较大,但是各项指标均略有上升。随着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新兴经济体尤其是本身脆弱性较大的国家可能会面临较大的汇率风险和资本外流风险。在IMF对2018年至2019新兴经济体的经济预测中,一方面由于油价上涨,提升了能源出口国的增长前景;另一方面,由于一些新兴市场国家金融环境趋紧、地缘政治冲突、进口石油费用上升等风险存在,IMF调低了阿根廷、伊朗、巴西和土耳其等国的经济预期。

虽然整体风险较高,但是新兴经济体一直以来都是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主要目的地。截止2017年,中国对新兴经济体直接投资存量占对外投资总存量的85.8%。其中“一带一路”地区已经成为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新的增长点,2018年1月至10月,中国企业在55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行非金融类直接投资119亿美元,同比增长6.4%,占同期总额的13.3%,主要投向新加坡、老挝、巴基斯坦、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越南、柬埔寨和泰国等国家。

在35个“一带一路”样本国家的风险评级中,新加坡蝉联第一,其次是以色列、匈牙利、阿联酋、波兰。和2018年相比,斯里兰卡、老挝和孟加拉的排名提升最快,而印度尼西亚、印度、土耳其和巴基斯坦的排名下降最快。